One Last Time

One Last Time

蔣友柏和姚仁祿的「蘋果與蛇」,即將展開史無前例的雙人接力寫小說,說故事,請您一同來閱讀,參與想像的行列。 因為要結束了,所以開始回想,開始,長什麼樣? 記得,蘋果與蛇本是一本書, 用我們不同的視野,詮釋孫子兵法。 但,緣未到,所以未完成。 放一陣子後,突然,決定,在愚人節, 開始用兩人的對話,對外發聲。 沒有設定主題,風格,方向,預期… 一路寫下來,也好一會了… 在寫蘋果與蛇時, 用的,是對朋友的聲音, 想的,是對朋友的尊敬, 談的,是對朋友的好奇。 也許因為本意非常簡單, 一路來,並不會覺得無趣,無法聊,或聊夠了。...
Gift to last

Gift to last

蔣友柏:「寫蘋果與蛇的初衷。不在乎有沒有人看,只在乎自己是否能平心而論。好好的解釋出,一些可以當成禮物的觀點」。姚仁祿:「論語,也是對話,後人看的。所以,我們儘管自言自語,有人會在文字浩瀚的海灘,撿到的。」 天生有傲氣的缺陷, 後天有霸氣的缺點, 所以我,不適合教人, 甚至在多數的時候,不適合與人相處。 因而,發展出了一套自己「關心」的方式, 一種「越關心批評的越細」的扭曲。 久了,自知,這不是每一個人都可接受的。 有事業後,開始不斷的提醒; 有小孩後,更是不斷的反省。 我想,期望改變傳遞自己思想的方式, 是我寫蘋果與蛇的初衷。...
理想人生

理想人生

理想人生,可以透過設計達到嗎?蘋果與蛇:「信心是根本;方向最要緊;條件有最好;設計,想想大綱就好,環境隨時改變的。 理想人生的設計;要有自信,要立志,要有智力,不需要太在意設計。」 我是相信,一切,都可以被設計。 前題是,先找出問題的核心。 理想:一個在現實中實現夢想的決心。 人生:一個在現實中耗盡生命的方式。 要設計這兩個program, first one has to ask: For what? And than for who? 有一些事,不需要設計。 因為,在不同的階段中,在不同的資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