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奶怪談

牛奶怪談

食安攙偽,有法可管;媒安攙偽,因為政府怕媒體,消費者信媒體, 就讓媒體,為所欲為了。突破這個媒體造假的「偽」,只有「真」⋯ 如何「以真破偽」,是我們打抱不平的考題。 不一定是因為有犯錯,而是樹大, 在風靜時, 是所有人仰望的避風港。 但在風狂時, 卻成為所有人都鄙視的過街鼠。 這,就是我人生的縮寫。 努力的架構自己的人生,就是希望, 家人,可以有機會, 在遠離人群的情況下,在展開的枝葉下, 風靜乘涼,風狂沉靜。 這週,商周牛奶的報導,讓我憶起了從前。 這週,商周回應: 劉佩修:「我覺得最近有點失焦, 研究方法不對或者是個黑心媒體,...
菲誠 . 物擾

菲誠 . 物擾

蔣友柏:「讓更多的誠,滲透不誠的世界。」 姚仁祿:「解決問題,多用真心,少用政治。」 這週,台灣媒體罕見的, 火紅的,討論著一個國際問題: 一個應得到的道歉。 這週,台灣政商鮮少的,一致的, 認同了一個國際問題:一個應的到的主權。 這週,台灣,又因為一個意外,一個悲劇, 一個不知所位(自己的位子)的憤怒, 讓藍綠紫紅調配出新的顏色。 憤怒,因為菲不誠; 憤怒,因為物紛擾。 當面對一個不誠的人時, 求平等,望公平,是妄想。 不誠,是一種習慣,一旦養成, 就會是一個不可撼動的生活態度。 這時,給機會以展現紳士態度,反而是自找沒趣。...
人心惶惶

人心惶惶

姚仁祿:「懂了無常,當我們遇見喜愛(例如財富),就會感謝而不沉溺;當我們遇見討厭(例如病痛),就會接受而不抱怨。」蔣友柏:「也許,多一些有覺悟的人,人心就不會荒,或慌。」 之前,世界很忙: 金價滑雪,台灣高鐵的虛驚, 日本北海道的地震,美國Boston的爆炸, 議員的毒襲,MIT的槍擊﹍ 台灣也很忙: 離婚肥皂劇化,核四鬧劇化,毒殺合理化﹍ 讓人心惶惶。 金價滑雪時,我與一位Aunty分享, 我們賺的錢,是要花的,而不是要投資的。 因為,有些遊戲,是有錢人玩才會贏的。 台灣高鐵虛驚公佈後, 我心想,何時,...
文化流氓

文化流氓

「媒體識讀」還是「媒體是毒」?姚仁祿:「媒體傳播知識,要「仁」,批判時局,要「義」,如果媒體傳播知識,盡是垃圾,就是「不仁」,批判時局,盡是私心,就是「不義」。」蔣友柏:「只要不懶,網路,就是自己的媒體。掌控自己的資訊來源,就不會擔心亂吃毒,或只能吃毒了。」 我曾經用這一個phrase(文化流氓)批評過起訴我的檢察官。 那時,似乎,沒有錯; 那時,似乎,太衝動。 但回過頭來想,似乎,這一個詞, 表現出了目前社會上所充斥的無奈。 有文化證書的人,通常都有滿肚墨水。 一旦有權有利後,肚中的墨水就會慢慢的染到心。...
鴕鳥心態的羊

鴕鳥心態的羊

文化創意產業應有的特質,需要兼顧「自律, 自虐,自愛,自信,自主,以及自然」。文創貴在自然,做作的,玩不來。 抱歉,打擾你的京都行﹍ 文創如何在台灣存活? 是一個短期內無法解決的問題。 這就像在問台灣何時可以學會尊重民主? 或是,台灣何時會是一個真正的國家? 有太多的歷史共業,太廣的利益結構﹍ 有太多的過去,還活在現在, 讓現在,不能有效的進步。 政府,本應是文創的最大扶持者, 推廣者,培育者,得利者﹍ 但以目前的事實看起來, 政府卻是文創的最大扼殺者。 台創,一個政府發展出來的創意推廣單位...
釣魚台房地產

釣魚台房地產

釣魚台和房地產有什麼關連?也許都需要「重新定義」。 重新定義,需要「新腦袋」,要的不是舊事物的「改革」、做錯事的「改善」。重新定義,是「革命」,是面對「網路新時代」的「全面生活革命」 這幾天來, 都是釣魚台的新聞。 又是一個以「言語」取代行動的包裝案。 更用務實解決來搪塞無法有所作為的結果。 這,與政府打房的動作一樣的不通, 只是提供「無感」希望。 這一年來,一直在看房子。 小孩大了,家裡各樣的生命多, 所以想找一個大一點, 靠近市中心一點的”家”。 不是用投資的角度,來左右這一個決定, 而是想隨緣,改變一下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