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沒畢業會不會很可惜?

大學沒畢業會不會很可惜?

我告訴小孩, 要學會,碰到事,自己解決。 要認知,到最後,只有自己。 我告訴自己, 要認知,到最後,只剩自己。 要學會,碰到事,不要天真。 今天,我兒子問我, 大學沒畢業會不會很可惜? 我回答,沒畢業,是很可惜, 因為,我未能證明,有恆心把該做的事情做完。 但沒畢業,讓我,不會靠著「教戰手冊」做事, 所以,有了一些價值。 外交,靠著教戰手冊; 主權,披著和平原則; 應對,想著順應民意⋯ 這樣,還是靠自己實在些。 ~蔣友柏 87 1 截錄自:菲誠・物擾 Share This: Related posts:...
天真,原本可以讓生活簡單,為什麼反而複雜?

天真,原本可以讓生活簡單,為什麼反而複雜?

我喜歡寫「天真」二字, 「天」字對我,有與生俱來的意思,我很珍惜。 至於「真」,那就更難﹍ 難在,為了方便與人相處, 我們總是自我包裝….   連自己都騙的「失真」, 很悲哀,卻是普遍的現象; 許多人,還沒開始騙人, 就學會騙自己, 因為騙人難,騙己容易。 所以,我的邏輯是, 要保有「天真」,先保有「真」; 要保有「真」, 先不要養成「騙」自己的壞習慣。 天真,原本可以讓生活簡單, 為什麼反而複雜? 就像,果園裡,沒有農藥的蔬果, 採了,簡單清洗,就可以吃了; 現代生活,為了許多複雜的目的...
如何面對「死亡」?

如何面對「死亡」?

談生死,我喜歡兩句: 一是、莎翁名句, 「To be or not to be,that is a question….」; 二是、中文諺語, 「生死由命,富貴在天」。 小學時候,祖父母輩往生, 總讓我對死亡,產生不小的疑慮與懼怕, 常因害怕,蓋著被子, 悶得渾身是汗,也不敢將手腳伸出來; 到了高中、大學, 反過來以不屑死亡,來逃避對死亡的懼怕; 出了社會,又害怕了起來, 常常思考死亡來臨時的種種情境, 知道躲不了,卻也不知如何面對。 四十後學佛,也有二十餘年光景了; 近年,逐漸不是害怕死亡,...
不再攻地、建城,
卻能賴以耕地的養分是?

不再攻地、建城,
卻能賴以耕地的養分是?

四十多年前(1973),我曾花了二十幾年, 建立了一個以制度經營的 四十來人小公司(第一種領導), 我離開,十五年後, 公司還在,經營也可以。 我猜想,這是制度變成文化的好處。 後來的八年,我在大愛電視服務, 那是一個大型部落之下的中型部落(一百多人吧), 經營的方式,是攻地建城, 地的養分,是全球華人心裡期待的「真」, 城牆的磚塊,是「善」。 七年前,我建立了「大小」這個小部落, 三十人不到,不再攻地,不再建城, 賴以耕地的養分,是「美」。 人生要美,需要真, 也需要善,更需要勤。 只有平凡的真與善, 才有獨特的美。...
景氣好壞,可以透過政府公布的數字來定義嗎?

景氣好壞,可以透過政府公布的數字來定義嗎?

台灣的問題,在產業結構的重組,而不是景氣。 如果,只顧景氣,不顧產業結構更新, 台灣就是停止在三十年前的產業規劃,沒有進步…. 然而,產業轉型,與其說是政府的責任, 不如說是企業家的機會, 因為,台灣的政府結構設計, 讓多數「能者」無法進入其中。 至於選舉,我還是認為, 人們最好不要要求政府承擔太多; 因為政府責任太多,組織就會變大,政府做為就要變多; 這樣,稅收就會變多, 監督稅收使用的人也要變多, 無形中,變成大政府。 邏輯上,我還是喜歡小政府的設計。 因為,一個答應你「出錢少,享受多」的旅行團,...
那時,我是否也在敢與不敢中掙扎?

那時,我是否也在敢與不敢中掙扎?

突然,傷感起來⋯ 我們,都很努力的經營人生, 向山上爬,越過一個又一個的山峰, 雖然辛苦,卻也有成就感; 我想,我們共同的失望, 應該是,每次到了山峰, 回頭望,跟上來的人,不多, 為什麼? 許多年的經驗,讓我理解, 跟不上來的,有兩種特質: 一是,不用心; 二是,不勤勞。 用心,就要動腦, 坦白說,相當費神的,很累人, 因此,懶散的人,做不到; 勤勞,就要動手, 坦白說,非常簡單的,不費力, 但是,懶散的人,也做不到。 所以,歸根究柢, 落後的人,多數,緣自「懶散」; 懶得,為自己,建立一個舞台, 甚至,懶得夢想一個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