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生死,我喜歡兩句:
一是、莎翁名句,
「To be or not to be,that is a question….」;
二是、中文諺語,
「生死由命,富貴在天」。

小學時候,祖父母輩往生,
總讓我對死亡,產生不小的疑慮與懼怕,
常因害怕,蓋著被子,
悶得渾身是汗,也不敢將手腳伸出來;

到了高中、大學,
反過來以不屑死亡,來逃避對死亡的懼怕;

出了社會,又害怕了起來,
常常思考死亡來臨時的種種情境,
知道躲不了,卻也不知如何面對。

四十後學佛,也有二十餘年光景了;
近年,逐漸不是害怕死亡,
而是掛心自己死了,家人需要面對的種種。

所以,每個年齡,
對於生死之學,都有功課。

生命,用一輩子計算,總是有限;
生命,用生生世世計算,
卻是無限(所以有人說輪迴);

不過,無限長的生命,
如果活得不自在,沒有價值,
生命的長度,只是痛苦與煩惱的體驗;
如果,運用短暫的每一輩子,
不斷焠鍊自己心念的廣度與深度,
那就是最好的學習。

因此,長度不要緊,
把握生命不斷焠鍊,才是關鍵。
至於生死?就留給莎翁名句:
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a question…

文章截錄自:生死別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