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多年前(1973),我曾花了二十幾年,
建立了一個以制度經營的
四十來人小公司(第一種領導),
我離開,十五年後,
公司還在,經營也可以。

我猜想,這是制度變成文化的好處。
後來的八年,我在大愛電視服務,
那是一個大型部落之下的中型部落(一百多人吧),
經營的方式,是攻地建城,
地的養分,是全球華人心裡期待的「真」,
城牆的磚塊,是「善」。

七年前,我建立了「大小」這個小部落,
三十人不到,不再攻地,不再建城,
賴以耕地的養分,是「美」。

人生要美,需要真,
也需要善,更需要勤。
只有平凡的真與善,
才有獨特的美。
才能懂得,勤於真善,必生美好。

求真,行善,而產生人生的美好,
比錢財,比虛名,來得要緊許多,
這是酋長,必須教給部落的責任。

節錄自:共識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