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們不改變現有制度,持續凡事都要競爭才對,生意越做越大才對,學校成績越好才有未來⋯ 我們人類,終究只是被十九、二十世紀思想改造的「人類」,跟「基改大豆」沒兩樣。


蘋果與蛇 蔣友柏


人,從自然轉入社會時, 
選擇放棄了一些天性:
在自然中,心控制腦:
心,用情與感在刺激腦;
腦,用智與慧來回應心。
讓人,身處危險中,卻隨心所欲。
 
在社會裡,腦控制心:
腦,用理與智在抑制心;
心,用夢與愛在反抗腦。
讓人,身處安逸中,卻無心為之。
這,是人類在進化時的一種選擇。
 
但這一種選擇,
卻不是每個人的自由選項, 
而是,與生俱來的Pre determined choice。
 
最近,有人選擇了相信,
所以雖然心善,卻深陷泥沼;
最近,有人選擇了放縱,
所以雖然意純,卻深入劫難。
 
心善,卻一味的相信,
就是在社會的架構下,
蒙著智在做事。 
當格局大時,得到的,
會是一盤遇火則避的牆頭草。
 
意純,卻一味的放縱,
就是在社會的架構下,避開理在行事。 
當有機可乘時,
換來的,會是洗不掉的腥。
因為他們做了選擇,
所以,現在能做的,
就是承受這一些業。
 
直到,
解出個人的自然與人群的社會的不同處,
要如何平衡?
很慶幸,跌跤的早,嚐過的土不少,
所以知道,社會中的塵埃,
就是自然中的秋風。

  

蘋果與蛇 姚仁祿

人類進化,
讓自己的腦,
比起低階動物多了
大腦皮質層(Cerebral cortex)
多了這層後來才演化的「新腦」,

人類變的理性,
在此之前的「舊腦」,
只能反應,無法理性思考⋯
例如:
1)舊腦,只反應身體好惡,
臭味躲開,香味靠近;
2)舊腦,只反應有無危險,
外力攻擊躲開,沒有攻擊靠近;
3)舊腦,只反應自己
有沒有拿得比對方多,比對方早。
 
可惜,人類,
雖然多了這層「新腦」,
卻沒好好訓練(教育)自己怎麼用,
怎麼讓新腦,舊腦合作;
多數的人,雖然有「新腦」,
可以理性分析,
但是,決策時,通常還是維持,
以低階動物的「舊腦」
為主要的運作機制;
意思是,理性的「新腦」,
告訴我們,這是對的,
但是決策的「舊腦」,
卻選擇,輕鬆的、喜歡的、
不冒險的、拿得多的、
便宜的、賺多的去做。
 
如果,買賣雙方,
都以「舊腦」決策,
這個社會,就會依舊你爭我奪,
進步的機會就慢⋯
 
心善,是「新腦」的作用,
當決策時,輸給「舊腦」,
就會引火上身;
意純,是「舊腦」的作用
(看小狗的眼睛,就知道),
當決策時,「新腦」的理性,
沒有作用,也是傷痕纍纍。
 
人類社會的制度設計,
慢慢會改,
新腦,經過長期的吃虧,
(美國資本主義制度,
引領全球,經濟吃癟,
氣候惡化是個現有的人類吃虧例子),
也會學會,
如何與「舊腦」合作決策。
 
那需要很長的時間,
你我活著的時候,
應該,看不到⋯
但是,總有一世,
我們再來人間,會看見,
「新腦+舊腦」合作愉快的新人類,
也許不是在地球,誰知道?

 

 

蘋果與蛇 蔣友柏

促使對立產生的,
我認為是自以為是的慣性。
因為舊腦希望按照慣性控管決定,
所以,就會創造合理的原因,
讓新腦在決策時的重要性降低。
 
所以,會讓心相信:
・我很聰明,所以不會犯那麼大的錯。
・我很成功,所以不會看不到風險。
・我有背景,所以不會把事情鬧大。
・我就是和其他人不一樣,所以可以這樣做。
 
這些,讓新腦的作用被封閉。
封閉新腦的原因,
是因為開創新的價值,新的做法,
會消耗非常多的腦力與體力。
 
這會讓身體,負擔太大,
又有不可預期的風險,
因此,舊不會讓新成為常態。
 
另外,你所說的你爭我奪,
在某些層面上,
讓新的價值與知識,缺乏累積的機會。
 
你的成功我爭不走,
所以奪你的名。

蘋果與蛇 姚仁祿


是啊,你說得對。
但是,「新腦」
(新皮質,neocortex)的發展,
才不過一萬年,

「舊腦」,

已經發展了四億五千萬年⋯
 
我的意思是,
「新腦」負責想,
「舊腦」實際做決策,
而且,常常推翻「新腦」的理性思考這件事,
在現有制度下,很難改變。
 
如果,我們不改變現有制度,
持續凡事都要競爭才對,
生意越做越大才對,
學校成績越好才有未來⋯
這樣的現況,我們人類,
終究只是被十九、二十世紀
思想改造的「人類」,
跟「基改大豆」沒兩樣⋯
 
我認為,要舊腦,
肯多接受新腦,
人類社會的遊戲規則,
要變,大大的變。
 
近年的氣候極端、歐美經濟出錯,
日本台灣食品加工越界,
大概有機會呼喚一些「好腦袋」,
來思考如何改變遊戲規則的事。

 

蘋果與蛇 蔣友柏


呼喚新的好腦袋,
亦是喚醒一些舊的好腦袋
不論新舊,
都有其功能與意義。 
溫故而知新,
才是改變遊戲規則的方法。
 
只希望,新的一代,
不要因為新而放棄本;
只希望,舊的一代,
不要因為本而唾棄新。
 
週末,教育小孩,
好習慣,從小養成,
好價值,從小生成。
 
不要,因為最靠近的人講實話,
而刻意排斥,
故意的接近遠方的人;
不要,因為嚐到別人努力後的果實,
就認為自己的人生
有應得的事物。
 
我能做的,是在我的範圍內,
多刺激新皮質的增生,
剩餘的,靠造化了。

 

蘋果與蛇 姚仁祿

是的,盡我們所能,
幫助下一代,
適應變化多端的新世界,
是我們應做的本分事。
 

別讓他們,

捲進世俗追求名利的洪流;
也別讓他們,
無法融入世俗的生活⋯
 
我們的教育,難在,
我們希望,下一代,
既能獨立思考,
又能,兼顧群體⋯
真難。
不過,無論人要不要演化,
本來就都難。
 
溫故知新,
是你對腦神經科學的
一個美好的文學註腳,有意思。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