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不靠預測;未來,靠創造;創造,不靠場面;創造,靠積累;積累靠的,是我們存在時,每一分鐘的努力與每一次的綻放⋯

 

蘋果與蛇 蔣友柏
耳邊,響起:
・40歲時,是否還要這麼辛苦?
・我30歲時,你已經44歲了!

好像,一些人,害怕未來與現在一樣;
似乎,一些人,自恃歲數是淘汰的常數。

對於未來,已經不再害怕,
因為知道,只有今天,才是可以改變的。

每一天,睡前,
只要可以安心面對生命之重,就活的不錯了。

對於老去,已經不再害怕,
因為知道,那只是身體必經的過程,
不能改變。

每一天,起來,只要可以開心面對現在開始,
就活出意義了。

我想告訴擔心生活會繼續辛苦的人:
不管接不接受,生活,一定辛苦。

會擔心未來,表示自己還有未被滿足的需求,
要不,去追求,
要不,請放棄。

這樣,現在才會改變,未來才會有望。

我想告誡放縱自己的人:
不管多會動嘴動腦,
沒有實力,生活,一定不會完整。

會以歲數攻擊別人,表示還未看透,
智慧的價值與經驗有相當的關聯。

現在不努力,
未來,狀況還是與現在相同。

變老,是一種生命的process。

我期望做到,身體老,心不休:

我的作法,不會是倚老賣老的保護自己,
而是,不斷的相信,就算最後傷到自己。

我的心不休,因為,不從戰場上下來⋯

蘋果與蛇 姚仁祿
就像花,綻放過後,不凋零,
那就是塑膠假花了⋯

身體,總要變老,
再怎麼逆勢強求,還是要逐漸老去⋯

腦子也是身子的一部分,
身老去,腦也會跟著慢下來⋯

心,是腦的意志,
心不休,力卻不從,也是枉然;
這樣的體會,
只有年紀像我,過了六十,
在看著我將近九十的父親,能理解;
你的年紀,大概,還不會感受很深。

我是這樣想的:
1)變老,不要硬撐,想撐,也撐不了,
徒現老態而已;

2)花謝之前,儘量綻放;
因為,有人看了,歡喜,也是貢獻;
沒人看,也有花粉可以傳播;

3)心智,就是花粉,花謝之前,最是價值;
如果你是努力過活的人,變老而未謝幕前,
見識總是最有價值,認真傳播吧。

變老的價值,
是以你曾經認真活過的童年、少年、青年、壯年為燃料,
認真的點燃。

當火苗漸成灰燼,
餘溫,就是我們的笑容。

蘋果與蛇 蔣友柏
我的名字中有柏,所以較常以木為例:

種子,辛苦的掙一片自己的天。
推開石頭,泥土,
一心一意的往上長;

樹苗,認真的展一片自己的蔭。
撥開落葉,枯枝,
一心一意的往旁擴;

樹木,認命的開一片自己的花。
接受蜜蜂,鳥獸,
一心一意的往下留。

過人生的重點,是一心一意。
不論做任何事,都是單一的心,
不偏不倚,為的,只是單純的活;

不論求任何事,都是單一的意,
不多不少,
為的,只是自私的慾。

活,會隨著年紀,越來越簡單。
慢慢的,會沒力氣出門瞎混,
沒精力浪費在無趣的事物上⋯

慾,會隨著經歷,越來越不自私。
慢慢的,會沒有慾望陷害,比較,爭取…。

通常,會有疑問的人,都是在樹苗的階段。
因為種子期,所有投資都在「活下來」,
沒力氣與時間多想。

在樹苗期,因必須等,
所以心與腦就會在多出來的空間中亂跳。
這時,就無法一心一意。
而會成為一心二一或二心四意…。

心多,意多,自然,就分不出,
什麼是塑膠花?
什麼是綻放花?

蘋果與蛇 姚仁祿
說得是,古語「不知老之將至」,
大約是講你說的這個道理,
樹苗年幼,不知樹會老。

不過,樹齡百千年,超過人類許多,
所以,我喜歡以花譬喻⋯

我住的院子,花,約莫十種,
各有各的花期,都奮力想開;
然而,
有的,位置不對,陽光不夠;
有的,不知為何,蟲子太多;
有的,得天獨厚,美麗綻放。

就像你說,生命,都很想,活得好⋯
植物,不多想,專心想活;
只是,緣分不同,
就算能活,也不一定能,如願綻放。

每朵花,就算能有機會綻放,
也不過幾天;
清晨採花,我總以花反思,
知生命之難,知綻放之難;
這麼想,也就知道,
珍惜生命,把握機會,是什麼意思了。

機會,總是會來,
但是,也不等你,
來了,不善把握,稍縱即逝。

蘋果與蛇 蔣友柏
樹,真的活得比人久多了。
記得在Montreal的房子,
有一個有大樹的院子,每次,仰頭,
都會問: 你是否看慣了人來人往?

花,或許,比較靠近人…。
花開時,採花,
讓花可以在其他的地方開,讓人欣賞,
卻無法停止,花謝…

送花時,買花,
讓花的綻放可以為自己的價值加分,
卻無法停止,花萎⋯

花,或許,就是人⋯
如你所言,努力可以靠自己,
但緣分卻是強求不得的。
所以,不是所有的花,都會開。

但,就算如此,
我還是情願:一心想開花,
就算不如願,也活得好。

但,因為如此,許多人選擇:
情願用不開花來換如意。
卻不知,花不開花,
又為何為花呢?

蘋果與蛇 姚仁祿
最後一句,心有戚戚,深有同感。

花怕謝,決定不開;
人怕老,怕敗,決定不做;

都忘了,我們會存在,本身就是意志,
不一定是我們自己的意志,
卻一定是基因的意志。

當我們的基因,是人,
就已經決定了我們一生必須面對的:
1)生理的「生老病死」;
2)物理的「成住壞空」;
3)心理的「生住異滅」。

這三個界面,各有四個變化,
這四個變化,都是「告別」⋯

花怕謝,決定不開,那是一種,
沒有亮相的告別,躲過了「老病死」,
缺也沒「生」,等於「不存在」;

可是,基因的意志,希望存在,
所以,「不存在」這件事,
基本「不存在」,
所以,決定不開的花,
只會比開花,還更痛苦。

唯一躲開痛苦的方法,
就是,努力的開,
然後,接受自己努力過的樣子。

有點希臘悲劇的味道,
不過,生命,就是這樣。

蘋果與蛇 蔣友柏
一切,其實很簡單,
就是努力生活與綻放存在。
反正,出生,就注定要面對各種告別,
以培養,最後,與自己的存在,告別。

這,是心智上的接受,
心理上的承受,心意上的享受。

這種存在,與在世時,
是否有錢、權、名。。。無關。
但一旦接受這種存在,
錢,權,名就會主動靠近。
就如同美麗綻放的花,
一定會吸引蜜蜂、蝴蝶造訪一樣。

努力的過活,接受自己努力過的樣子,
就是最後留給自己的價值。
在未謝幕的過程,
努力的為心愛的人演,為尊重的人編,
為敬佩的人搭,為不削的人背⋯
盡力做好,基因的本分: 好好活;
盡力做好,為人的本分: 努力活。

至於未來,
是在專注於現在後,才會有所改變。
實無需要,
看著未來,想著:
現在,是否要改變。

蘋果與蛇 姚仁祿確實如此。
未來,不靠預測;
未來,靠創造;
創造,不靠場面;
創造,靠積累;

積累靠的,是我們存在時,
每一分鐘的努力與每一次的綻放⋯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