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友柏:「客戶,用我,多數是為獵殺或保護,而我,隨著獵捕的等級升高,資源,獲利就越高。」姚仁祿:「在沒有市場的空地上,創造市場,是我心裡那股驅策的動能;我不肯在已經有路的市場上征戰,總是希望,能在主流市場的外圍,另起爐灶。」
蘋果與蛇,同中相異的創業之道。


蘋果與蛇 蔣友柏這週,
不約而同的與一個一樣以微型創業走到今日的客戶,
找回了一樣的認知:
對我,沒有什麼比「心」重要。
組織,SOP,人事,獲利⋯

都是技術面的問題。
原則,才是核心問題。

我,一個人開始,
也可以再次的一個人開始。
而且,下一次,本質的條件,
會遠比上一次實,
所以,成功的機率會大很多。

認知到此,就決定做出放與收:
對於已成熟的公司,放,
讓組織在CEO的規畫下,成長;
對於未成熟的公司,收,
讓核心在Chief的帶領下,茁壯。
對於已成型的模式,放,
讓組織在同伴的互動下,變形;
對於未成型的模式,收,
讓組織在Chief的挑戰下,精實。

明眼中,看到很多人,認為,
一旦有規模,就騎虎難下,
所以,失望,威脅;

肚明裏,知道很多人,認定,
一旦嚐甜頭,就棄之可惜,
所以,害怕,躲避。

這些,卻忘了,以虎騎虎,
下虎,又有何懼?
這些,看到了,當虎下虎,
虎威,更勝騎虎。

謝謝這些,讓我的志,
在心智下,回到了5年前;
謝謝這些,讓我的氣,
在心熱下,碰到了5年後。
 

蘋果與蛇 姚仁祿


我不知道,

我們對事業的看法,
一樣?
還是,不一樣?

我認為,事業,起於創業的人,
心裡有一股強烈而清楚的念頭,
這個念頭,有股動能,
不是以賺錢為目的,
而是以完成那個念頭為目的。

隨順著這個目的,
我在二十三歲(1973),
不知天高地厚,
身無分文,沒有家世,
就在那時還沒真正存在的設計市場裡,
打滾起來⋯

多年後,在服務外商企業的設計市場上,
大致占有一半以上的市佔率。

1998年,以志工的身份,加入大愛電視,
在那時,宗教團體建立的媒體,
收視不被看好的媒體市場裡,
奮力的,突圍起來⋯
八年後,在晚間八點檔的連續劇,
佔著重要的位置,不只贏過公視,
也常超過老三台。

2006年,離開大愛,
開始了以「知識為核心」的建築+媒體設計服務,
再一次,在,
還沒真正成熟的知識市場裡,
邁步向前⋯
如今,又是七八年過去,
做得也還差強人意。

到底,我心裡的念頭,是什麼?
這麼多年來,無論在哪個崗位上,
這個念頭,都是一樣的:
「在沒有市場的空地上,搭個棚子,創造市場」,
就是我心裡那股驅策的動能;
我不肯在已經有路的市場上征戰,
我資源不多,因此,總是希望,
能在主流市場的外圍,另起爐灶。

這個念頭,強烈到,
讓我沒有認真思考,怎麼賺錢;
但是,這個念頭,
強烈到,讓我拼命向前;
於是,這個念頭,也強烈到,
讓客人感受得到,願意支持。

我絕對不是虎,也不是狐;
自己認真看自己,應該是頭「固執的牛」,
拉著車,不論上坡下坡,都小心的拉著車,
希望能達到遠方,
不一定看得清楚的目的地。

 

蘋果與蛇 蔣友柏

看起來,
我們對於事業的看法大同小異:
同,因為都是為了
要證明一些不可能而為自己做。

我2002創橙果。
那時,非室內與建築設計還未浮上檯面。
那時,有背景的,不是從法,就是金融。
那時,不懂設計為何物,不知專業有多重。
一路,靠自己,用自己的方式,
爬到了一個讓市場又恨又愛的位子。

2010創白木。
那時,沒人相信台灣的「顧問」有國際觀。
那時,沒人相信有了創意的腦,
所有工具,都會發揮出預期外的效果。

現在,已有穩定的客戶。
用尊重我腦袋的回報,
請我與他們一起打仗。

2012創柏。
試圖把自己的道,
故事,體驗,感覺,
做成一件件可以被使用的物品。

以不完整為核心,
用打架時尚為主題,
挑戰自己認知的品牌。
路上,沒人真心支持,
沒有廠商願意點石⋯
到現在,還是一步一跤。

2013創橙曦。
在一個已經被做爛的數位互動市場中,
建立新的standard。
嘗試與別的文化融合,
把商業藝術化。

做這些,求的,不是財
(但我每次都會認真想如何獲利),
而是自己的一個故事。
Instead of telling my story,
I choose doing my story。

異,因為我知道,我不是牛。
我,應該是肉食性動物,
非狼,即虎,或獅。

不論是否已經有市場,
我慣性的會清出一塊自己的空間。
建一個自己的生態,
讓有同樣想法的人可以出自己。

所以,客戶,用我,
多數是為獵殺或保護,
而我,隨著獵捕的等級升高,
資源,獲利就越高。

所以,同伴,陪我,
多數是為挑戰或成家,
而我,隨著同伴的成長晉級,
戰場,戰法就越多。

我們,似乎都在用事業演繹自己的不可能。
不論是:不,可能。
不可,能。 或是不可能?
 

蘋果與蛇 姚仁祿

有意思,
我們對「面對市場」的方法,

因虎,因牛,
而有不同,似乎可以歸納:

1)當你決定,站在一處,
你就,不讓旁人進入,
除非認同你的生態圈,
才能進入, 這是剛。

2)當我看見,有人要擠過來,
我就遠離, 或,爬高,
站在沒有人的地方, 這是柔。

你的經營哲學基礎,
是「孫子兵法」主戰,
我的,是「老子道德經」主避戰。

我們,雖有不同戰法的哲學基礎,
卻有,相同的性格,
就如,論語憲問之中,
他人向子路形容孔子的頑固於倔強一般,
曰:「知其不可而為之者」。

經驗,或應更準確的說,
直覺,告訴我們,
機會,總是藏在「不可」的硬殼裡。

 

蘋果與蛇 蔣友柏

從小,
我就一直有一些哲學上的疑問:
1)如果自小, 黑就被教育成白,
現在的白會不會就是黑?

2)直接看不到的東西可以相信,
(如風,computer codes),
直接想不到的邏輯為何不能相信?

3)腦可以接受一件物有多種呈現
(例如伸出來的手掌,可以代表5,hi,不要⋯),
為何不能接受一種概念有無限的延展?

也許,就是因為從小,腦子就燒壞了,
所以,「不可」似乎不存在:

1)不可以做設計,成就了我的事業。
2)不可以跨領域,成就了我的專業。
3)不可以留台灣,造就了我的志業。
4)不可以做自己,造就了我的修業。

從你身上,我學到:
不可預期與不可獨霸的高度;
在我身上,我實現:
不可相信與不可改變的深度。

仗,不可能打一輩子,
就算已經準備好要戰死沙場,
也要確定,有種子,
可以承接頂天的挑戰。

那時,或許我自然會避。
遠離沙場,讓新生有機會發揮,傳承,發光;
遠離沙場,讓舊生用智慧一展經驗與所長。
那時,我,就會再離你近一些。
 

蘋果與蛇 姚仁祿

我想,當然,隨著年歲,
你的經營哲學,會變化⋯
但是,虎變牛?大概不會,
是虎,是牛,那是DNA。

就像我年輕時,很拼,
是頭急速奔跑的牛,
可是,那時,再怎麼急,
再怎麼暴,也成不了虎。

所以,我猜,當你像我的年紀,
你會是悠哉、吃素的虎,
因為,隨著經驗,你不再需要獵食,
但是,虎的特性,還會在的。

需要的時候,
你會讓人清楚知道,你是虎。

 
蘋果與蛇 蔣友柏
有趣,有等的價值,
有發自內心的一笑。
 

蘋果與蛇 姚仁祿

Thanks!

Enjoy your Sunday.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