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友柏:「讓更多的誠,滲透不誠的世界。」
姚仁祿:「解決問題,多用真心,少用政治。」


蘋果與蛇 蔣友柏

這週,台灣媒體罕見的,
火紅的,討論著一個國際問題:
一個應得到的道歉。
這週,台灣政商鮮少的,一致的,
認同了一個國際問題:一個應的到的主權。

這週,台灣,又因為一個意外,一個悲劇,
一個不知所位(自己的位子)的憤怒,
讓藍綠紫紅調配出新的顏色。

憤怒,因為菲不誠;
憤怒,因為物紛擾。

當面對一個不誠的人時,
求平等,望公平,是妄想。
不誠,是一種習慣,一旦養成,
就會是一個不可撼動的生活態度。
這時,給機會以展現紳士態度,反而是自找沒趣。

當面對一段物擾問題時,
求立竿,盼改變,是妄想。
物擾,是一種現象,一但生成,
就會是一個擺脫不掉的生活包袱。
這時,給機會以換取喘息空間,反而是自掘墳墓。

政府護短,所以沒有正確的態度,
因而一直自找沒趣,所以得不到道歉。
政府怕事,所以沒有正確的擔當,
因而一直自掘墳墓,所以得不到主權。

這週的國際事件,凸顯的,是自己的不國際。

蘋果與蛇 姚仁祿

這段時間,我們似乎不該批評政府…
但是,與政府機構相處辦事的經驗,
我還是那句老話,
在臺灣,靠政府實在不牢靠,
不如百姓自己設法。

多年來,我一直沒有忘記一幕,
那天,我三十歲生日,傍晚,
我從馬尼拉飛抵香港啓德機場…
機長特別把機艙的燈關掉,
介紹香港島的燈火輝煌…
我一直把那幾分鐘,從天上俯瞰港島的美景,
當作老天送給我,難忘的,三十歲生日禮物。

可是,我刻意的不去回憶,
就在那一刻的幾個小時之前,我在菲律賓機場,
需要在擔憂與恐懼之中,與菲國官員周旋,
許久許久,才能拿回護照,登機。
那是三十餘年前的往事了,與現在很不同,
那時,臺灣護照,在國際,是很不受尊重的;
去到菲律賓,護照須要留在機場移民官員那裡,
等到離境時,才能取回。
當然,交回護照之前,移民官員不斷有各種理由,
明的、暗的向我要錢,拖延給回護照的時間。

我以為,那是三十多年前的菲律賓,
沒想到,三十多年後,
台灣漁船出海往南,須要備好美金,
以防受到菲律賓武裝挾持時,沒有贖金脫身。
這次,真要解決,也許還是要倚重民間的力量吧?
外交,不能只有思考政府綁手綁腳的力量。

蘋果與蛇 蔣友柏

 

在任何時候,我都認為,
批評政府,就是在批評自己,
就是一種自責,自省,自醒。
因為,政府是人民選出來的,
主權是人民要出來的,
結果是人民准出來的。

在任何時候,我都認為,
相信政府,就是在貶低自己,
就是一種自虛,自大,自棄。
因為,政府是財團養出來的,
政績是互利架出來的,政策是特許罵出來的。

所以,面對這陣子的連續劇,
我既不灰心,卻也不傷心。
畢竟,看多了,知道,所有有政府的地方,
都是一樣的,只分膽大與膽小。
當自己選出來的政府都無法對自己誠實時,
又有何立場要求別的國家對我們誠實?

這次,我告訴小孩,
要學會,碰到事,自己解決。
要認知,到最後,只有自己。

這次,我告訴自己,
要認知,到最後,只剩自己。
要學會,碰到事,不要天真。

今天,我兒子問我,
大學沒畢業會不會很可惜?
我回答,沒畢業,是很可惜,
因為,我未能證明,有恆心把該做的事情做完。
但沒畢業,讓我,不會靠著「教戰手冊」做事,
所以,有了一些價值。

外交,靠著教戰手冊;
主權,披著和平原則;
應對,想著順應民意⋯
這樣,還是靠自己實在些。

蘋果與蛇 姚仁祿

順應民意,
是現代政治的一句魔咒,
沒有公部門的人,敢勇敢的說:
1)民意,要傾聽,卻不能順應;
2)民需,要理解,卻不能盲從。

政府是專業機構,以「專業人員」服務人民,
與我們從事「設計」這一行一樣,都是服務業。

你我都知道,全聽業主的意見,
全部按照業主的需求,不只做不出好設計,
到頭來,業主還嫌你,設計得不好。

業主的意見,我們要傾聽,
才能體會,他想表達的真正意思;
但是,如果只知事事附和、事事順應,
那麼,設計一定亂七八糟,
因為業主不夠專業的意見,
一定常常自相矛盾。
民意,也是一樣。

業主的行為,要深深觀察,
才能理解,業主沒有說出來的隱性需求;
盲從業主的自提的需求,
一定落入沒有新意的設計,
因為,業主提不出他(她)
沒有體驗過的嶄新需求。
民意,也是一樣。

亨利福特發明汽車之前,
人民的需求,是比較快、比較好的馬車,
順應民意者,只能在改善馬車上打轉⋯
只有,領導民意的人,才能開發汽車,
才能發展iPhone,這些都不容易。

大家應該都還記得,
iPhone問世之前,手機長成什麼樣子⋯
如果賈伯斯順應民意,就沒有iPhone。

現代政治,用心服務人民,
卻不順應民意,須要勇者。

蘋果與蛇 蔣友柏

 

長久下來,發現,有時,
業主只是需要有一個人專心的聽他說話。
讓他知道,不論之後,
做出任何的創意決定,
都是在真心的了解後,
才有的專業判斷,他就會安心。
就算,提出的,
是他所不知道,不能體會的「新」。
通常,還是會放心的讓我掌舵。

但要學會專心聽,快速融合,
虛心發想,果斷決定,
不只是要知道方法,更要有勇氣有恆心。

10年來,我共事過的所有人中,
還沒有一位,可以完全的做到這四點:

有心的業務,2年內,
可以做到專心聽,快速融合;
有心的PM,2年內,
可以做到專心聽,虛心發想;
有心的設計師,2年內,
可以做到快速融合,虛心發想。
而11年下來,只有極少數的人,
可以做好專心聽,快速融合,虛心發想…

連一個有決心的35人的小團體,都這麼難成長,
更何況,是一個沒有意志的大政府。

在政府的眼中,福特、賈柏斯,
都是異數,不能參考。
主觀的認定,
這一些沒有參考數據化民意(市調)的決定,
靠的,是運氣。
但執政,追求的是穩定,
所以,不能靠運氣。
卻沒有發現,所有改變世界的漣漪,
都是由這些小石頭的直覺所引起的。

不過,再講也沒有用。
就先做好自己,讓非誠,勿擾自己的世界。
再慢慢的擴大自己的世界,
讓更多的誠,滲透不誠的世界。
期望著,之後的世界,會有些不同。

蘋果與蛇 姚仁祿

確實,
這似乎也是我們經常有的結論:
1)凡事,自己設法,
政府大概沒辦法。
(不是只有去臺灣如此,
從上個世紀末,
世界上許多國家都是這樣了,
歐洲、日本都是好的例子)。

2)解決問題,不要算計太多,「誠」字,
最關鍵,古云,心誠則靈,確實如此。

算計,是政治的事,解決問題,
多用真心,少用政治。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