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為人,從「利己」開始(基因是自私的),學會「互利」而活下去,學會「利他」而活的快樂。


蘋果與蛇 蔣友柏
人生走到現在,
對於利用與被利用已經很習慣了。
能利用別人,
表示具有一定的智慧;

讓別人甘心被利用,
表示具備一定的互利資源。
能被別人利用,
表示具有一定的能力;
讓別人甘心付出以利用你,
表示具備一定的價值。
這兩個循環,本就是生活,
尤其是在資本主義下的現代生活,
所需要的必要之惡。

我反而很不喜歡,在一開始,
就是以「利他」為出發點的論調。
因為無法理解,
有能力的人,
都是自己努力過來的。
為何到能力成熟時,
要「利」一些與自己無關的「他」。

而這一些他,
為何可以厚臉的希望,
自己應該可以得到無償的幫助。

所以,我從不請,在面試時,
回答「我來就是要學習」的人。
因此,除非已有利用與被利用的價值,
否則,談利他就只是無理的任性要求。

 

蘋果與蛇 姚仁祿


讀者建議我們談「利他的智慧」;
這個題目的關鍵,在,到底,
「利他」與「利己」是兩件相反的事?
還是一體的兩面?

許多人,做過這樣的思考與研究,
書本,也出了不少,
我多多少少讀了一些,
我的結論是:
1)「利他」的終極目的,是「利己」的。
(從 game theory的角度看)
2)「利他」的終極目的,是「無己」的。
(從宗教的角度看)
3)「利他」的終極目的,
是訓練「己」的「無己」認知,
所以是「利己」的。
(從我的角度看)。

你說,不喜歡從,一開始,
人就應該是「利己」的論調;
我是這麼看的,
1)人,之所以為人,
天性,就是「利己」的;
(嬰兒餓了哭,不就是利己?
因為,不利己,就活不了)

2)人,需要群居,
所以需要懂得「互利」;
(現代經濟系統下的生意,
包括早期人類的互換有無,都是互利的)

3)人,之所以吃苦,
就是因為不懂得「利他」,
把「己」看得很重;
(自己愛的,失去會苦,
自己不愛的,留在身邊也會苦)

因此,我的見解是,
做為人,從「利己」開始(基因是自私的),
學會「互利」而活下去,
學會「利他」而活的快樂,
至於,死去以後的事,
我們都聽過很多,卻都沒有死過,
就不是我們該評論的了。

如果,學會利他,
就能快樂少煩惱,
不是很好?不是就「利己」嗎?
聽來矛盾,
但,是我中年以後才慢慢學來的硬道理。

 

蘋果與蛇 蔣友柏利他是可以多一些快樂,
少一些煩惱。
但多數人在討論利他這一件事時,
或是在建議別人討論這一件事時,
其出發點,對我,是可議的。

所以,我想先確定,
談這個議題時,
雙方的利基都是一樣的。
這樣,才不會在天秤不平的狀況下,
空談,白講。

回到主題,我用小孩,
寵物,與公司來解釋
「利用」與「被利用」:

1、小孩:在設計他的人生時,
首要的,是讓他的心真,品正。
但因為成熟度的關係,
所以必須讓他利用還不該有的資源,
促成被利用(威脅/利誘)的可能性。

2、寵物:因為腦容量有限,
所以每天都是以「活的快樂」為生活重心。
所以,要清楚的為他們創造快樂,
以促成自己被利用的價值。
讓非言語的溝通,更暢通。

3、公司:簡單來說,就是一群人,
為了一個相似的目標,
甘願的互相利用與被利用。

這一些,都是你所說的利他後的利己。
不過,有多少人可以看的這麼真?
我所聽到的利他,
都是以「大我」為生活重心。
這,讓我反感﹍
因為,當連小我都顧不了的時候,
世界末日,又與我何關?

 

蘋果與蛇 姚仁祿

對的,如果,利他,
是「我比較厲害,
所以可以幫助你」,
那不是「利他」,
那是「自我膨脹」。

利他,必須是,我很需要,
給你,我就沒有了,
但是,掙扎半天,還是給出去;
初期,給得很痛苦(我的經驗),
慢慢的,給別人自己需要的(或喜歡的)事物,
變成,沒那麼痛苦﹍

從,「我,捨不得送」,
到,「沒關係,我可以送」,
到,「您喜歡,請隨意」
是一個漫長的過程﹍
重要的,是「我」這個字,
從心裡刪除的過程。

從這個角度看,
「我比較強,應該幫助弱」的
「我強他弱,我給你受」思維,
嚴格說,不是「利他」。

 

蘋果與蛇 蔣友柏


之前,
我為自己訂出了3個目標。
每一階段,為10年。
分別是:

20-30:為人無私
30-40:成人無求
40-50:仁人無我
和你所定義的「利他」
過程有一樣的感覺。

 

蘋果與蛇 姚仁祿


蠻好,相信你的拼勁,
一定能成功。
地球上,最難的,
是,要求自己;

但是,看你,
能在「健身」下足苦工,
我想,「建心」,
對你,也應如此。

 
蘋果與蛇 蔣友柏
上天,讓我的人生非常豐富。
前30年已經擠滿了
一般50年的「質」與「體驗」。
因而,對於「苦」,
我倒是有一定的容忍力。
所以,別人認為我很拼,
但我卻是覺得過得愜意自然。

健身,動的是身,
練的,卻是心。
自己的身體,只有自己能控制;
自己的苦痛,也只有自己能承受。
這些,並不苦,
而是一種讓自己體驗活的方式。

所以,在建心這一個課題上,
30歲那一年,
我強制要求自己「放」。
很難,很煩,很不是滋味。
但,逼自己久了,也就習慣了﹍
這,讓我多了時間,
思考,觀察,決定。

現在,再提醒自己「捨」。
讓自己接受,
seating in the passenger side。
因為感覺到,這,
會讓我多些快樂,自在,休息﹍

反正,到了40歲,
就沒有不捨的理由了。
其他,就不去多想,
利他與否,利己也好,
要求自己行的正,
Everything else will naturally
fall into the right places。

 
蘋果與蛇 姚仁祿

這是真的,
心是真,行是正,
自然就是「自在」,
自然就「心安」。

利己?利他?
就不必拿來自己煩自己了。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