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友柏對於設計的體驗:「不論如何刻意,當碰到值得在意的人、事、物時,明知應順勢設計,卻不免設勢設計。時間未到時,不論準備再多,都用不到。似乎,等,是成就設計最好的基礎;好像,任,是完成設計最快的方法。」


蘋果與蛇 蔣友柏

蛇回來了。
再次的,踏入了一貫的灰。
也帶回來了一點小品,
希望,可以讓蘋果休息一下。

蛇獨白:
設計已是生活的自然。
有點像氣喘,只有在少數的特殊狀況下,
會因為設計的慣性而換不到氣。

很多時候,會告誡自己,
還未成熟的設計,反而會是一種獨裁;
反而會讓環境不平衡,
讓想要設計的好意,變成強壓式的惡意。

但不論如何刻意,當碰到值得在意的人事物時,
明知應順勢設計,卻不免設勢設計。
可是,人就是人,有其限制。
再努力,還是只能是自然的情緒色而活動。

這次澳洲行的體會,就是時間不到時,
不論準備再多,都用不到。
似乎,等,是成就設計最好的基礎;
好像,任,是完成設計最快的方法。

9天的放鬆過了7天。
沒遇到太熱或太冷。
很多想像中的澳洲體驗,並沒有發生。
多數的時候,都是因為天色,而只能等。
但很多沒有想到的澳洲細節,
卻讓設計更為完整、自然、難忘。

海邊夜市中的錢幣雕刻家,
以線鋸把十元硬幣上的先人設計成了時尚吊飾;
泳池旁松尾椰子樹上的吸蜜鸚鵡,
讓大雨後的寬心有了新的彩虹;
Dream World中,轉角後的Wombat,
一圓了看毛茸茸屁股的期望…。

好多,好簡單,好不預期的設計,
讓本已出軌的設計,有了自己的難忘。
原來,帶了太多的期望來到澳洲;
原來,已累積太多的刻意與故意。
讓自己, 放不下。
原來,才過了8個月,就忘了自在自然是什麼。
但在捉回這種珍貴的同時,卻又一心的想回到灰。
害怕著,這兩種極端,會不會在9小時的回程中,
讓開始灑脫的心,不敢躍動?

不論如何,我已想回家。
看那3隻頑皮的鸚哥,
那9隻任性的狗,那3隻貪嘴的貓,
那36個要照顧的瘋子,
那幾個難搞得客戶,re不完的設計…

那些,已經與家分不開的灰;
那些,讓我又愛又恨的生活。

這,又要如何設計?
還是,都不要設計?

蘋果與蛇 姚仁祿


歡迎蛇!
原來,只閱讀,不說話,這麼輕鬆﹍

來自休息蘋果的感謝。

蘋果與蛇 蔣友柏
又要麻煩你指教與照顧了!

 

 

等三.001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