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美育,一直不受重視,這樣不足的審美能力,
在產業升級,希望自創品牌時,就捉襟見肘了…
近年,雖然政府及各界,
設計、創意掛在嘴上不斷說,
也希望學校積極重視培育;
但是,別忘了國民的審美能力培養,
少說,要有二十、三十年的光陰,才看得見成果。


蘋果與蛇 蔣友柏

今年,我女兒
又被指派要參加台北市的平面設計比賽。
去年的經驗,
已經讓我對於教育局是否有好好思考過
如何教「設計」一事有了質疑。

今年的必然,更讓我確信,
規範這類「課外獎勵」的官員,
並不知道,設計是什麼﹍

簡單來說,所謂的平面設計,
並不是我公司所提供的平面設計服務,
而是在紙上,做出10公分的雕塑畫。
而且還一定要裱框﹍

可能是因為離現實太遠,
長官們不知道,
10公分厚的A3框要訂做,要上千元,

連對我,
都是不必要多繳的「教育稅」。
從小,設計的定義就被侷限了。
平面設計的廣義,
被無意義的分類而打散了。

平面設計的優勢,把平面設計出深度,
變成了在平面上,加工出深度。
那長大後,又要如何有創意?
如何增加軟實力?

這種惡性循環,是因為有人不願想太多?
還是因為有人想太多?

 

蘋果與蛇 姚仁祿

你談的,是台灣教育界,
一大串問題之中的核心問題;

台灣的審美教育,
幾十年來,嚴重不足!

美育不足,審美的範疇,
負責單位,就想當然耳,
各說各話,莫衷一是….

你看見的問題,就是主辦單位,
在這樣的背景下,產生出來的。

我們的產業界,過去幾十年,
一直以加工、代工為核心;
這樣的產業結構下,
人才,是不需要有審美能力的….

因此,台灣的美育,
一直不受重視,是有原因的。

但是,這樣不足的審美能力,
在產業升級,希望自創品牌時,
就捉襟見肘了….

近年,雖然政府及各界,設計、
創意掛在嘴上不斷說,
也希望學校積極重視培育;

但是,別忘了國民的審美能力培養,
少說,要有二十、三十年的光陰,
才看得見成果。

急不來,一急,
就會有你女兒碰上的作業題目;

以為,設計,只是華麗的表相,
不是,深沉思考的產物。

我的老師,漢寶德先生,
過去幾年,曾經很努力的想告訴政府,
應該用心推動全民的「美育」

因為,他認為,審美的能力,
就像科學上辨認真偽的能力一樣,
是文明國家國民,必要的素養。

 

蘋果與蛇 蔣友柏

審美教育不止是審美,
享美,更會讓心美。

我相信,不懂得欣賞沉澱美的人,
是不會有顆誠實對己的心的。

所以花很多時間帶小孩出國,
花很多資源讓他們學會擁有美,
花很多精力讓他們可以選擇美…

也不斷的解釋給他們聽,
許多學校鼓勵他們做的事,
都只是表面功夫,不需未經思考而跟隨。

但可惡的是,這一些膚淺的活動,
卻可以有效的累績課外分數。
這在12年國教系統中,
是一種正向的加分。
所以,如果選擇台灣完成學業,
就最好接受,膚淺的審美教育。

很多客戶問我,
為何台灣的設計多數少了靈魂?
為何有靈魂的設計,多數是藝術?

我永遠請他們去台北繞一圈…再反問他:
當美,在國家的首都都很難發覺時,
又要如何有美的直覺?
如果不懂美育,
又如何能讓璞玉變成美玉呢?

政府說拼經濟,就要從建立品牌開始。
但所有作為,都是在扼殺品牌的起始元素…
到最後,還是只敢安全的把希望賭在代工…

我們常說,不要指望政府,
自己就可以做好:
美育,設計,品牌,都還是要靠自己,
像老師傅一樣,一代傳一代。
累積兩代後,就會有「不同」的基礎建設。

蘋果與蛇 姚仁祿


你說,不靠政府,自己來…

但是,教育產業,教育部,
目前實在管得太多,也太細…

我常說,如果公司法,
也賦予經濟部如同大學法賦予教育部的權力,
那麼,台灣沒有一家公司,
經營得起來…

例如,你我對教育有理想,
如果不照政府規定,
想申辦私校都不會核准;

就算打混戰被核准了,未來的評鑑,
也會有見解不同的衝突;

 如果,教育部繼續這種落伍的教育管理系統,
我想,也不需要太久,
我們就因審美窒息,而成為落後國了
(科技先進、審美落後)。

請看,我們的電視,許多新聞播音的聲調,
畫面的呈現,都讓人難受…
因此,審美教育的希望,
是在教育部先鬆綁;
鬆綁,教育界才有新鮮空氣流進來,
大家腦袋才會清楚。

蘋果與蛇 蔣友柏
講到教育一事,
可以看到你的雄心。
這讓我非常感興趣。

似乎,不論如何發展,
到最後,都是在做育苗的動作。
似乎,不論修為如何,到最後,
都會因為未來被抹滅而動氣。

公司法,有一定的自由,
是因為公司繳稅,有錢,有勢,
所以可以牽動政府;

教育法,沒有需要的自由,
是因為教育談的是未來,
目前,還沒錢沒勢,所以必須被政府管。

以同樣的邏輯,
90%的公務員(軍公教)到100%的民營企業,
都會面臨被淘汰的結果。
因為,太多的公家慣性,
不適用於民間的遊戲規則。

相對的,這90%的非現實者,
是被1%的自命清高者統治。
而這1%得自命清高者,
卻又有權決定90%的秧苗未來的發展。
這90%的幼苗,
未來又會進入民間企業服務…

這是一個亂局。
非「個人」可以改變的。

我所謂的自己來,是從週遭開始:
在家中,我會努力賺錢,
讓家人可以出國生活,
不要因為「家」在台北,
而被台灣框死;

在公司,我會努力深耕,
讓同仁可以用大格局做事,
不要因為「落」在台北,
而把格局做小。

這些,可能只能感染50+個人,
但這,卻是目前我可以實質的做到的。

蘋果與蛇 姚仁祿

有人抹滅未來,
我是真的著急…
就像,看見司機開錯路,
講半天,這位司機卻聽不懂一樣;


眼看著,全車要跟著糊塗人一起迷路,

甚至落崖,我當然心急。

 話說回來,你說你只想,
感染五十人;
你真正感染了五十人,
那麼就有五十棵會成長的樹,
代代相傳,也不錯…

 可是,只怕你沒這麼輕鬆好命,
你註定要感染更多人;
因為,你與許多人有緣,
他們主動的想聽你。

 我認為,你應多用文字溝通,
少做公開演講;
因為,你的文字表達,
較冷靜、完整,
聽者比較容易吸收而感受到你的用心。

蘋果與蛇 蔣友柏說真的,
我一點都不想公開演講。
因為不管人多人少,
我都只是做我,所以會很難相處。

因為不管講對錯,
都可以被斷章取意,所以會很難控制。
但是不管願不願意,就是有這些機會。

因為做官的,
想藉由實話讓自己更有胸襟。
因為做商的,
想藉由創意讓自己更有新意。
而我,就只能在推不掉的時候,
做賤自己…

不過,我上一場演講,
就突顯了,台灣的審美教育嚴重落後。

美如果是誠實:
現在的公務員連考慮要誠實的面對自己,
都會擔心因此而砸了鐵飯碗(20年前也一樣)。

美如果是是互敬:
現在的新聞,也只是選擇性的
引用了「一些」較具挑撥性的話來挑戰別人
(20年前的審問也一樣)。
所以,美這一個價值,
已經很久沒有update了。

而如果有下一場「公開」演講,
我會先聽你的意見,死都推掉。

蘋果與蛇 姚仁祿

推辭,不是不想分享,
而是避開斷章取義…

 為了維持真實的「美感」,
文字表達,最好。

你的文字,有你特別的風貌,很有個性的。

 倒是「蘋果與蛇」寫了這麼一長段時間,
往後幾個星期,我們該認真想想,
如何更上層樓?

 也許,這是我們藉由「重新定義」,
而不只是改善的最佳練習。

蘋果與蛇 蔣友柏
擇時不如撞日,
那就開始implement之前所討論的
「半開放」問答如何?

由讀者決定,我們要回答什麼問題。
回答後,
再由每週的回應決定下週要回答的問題。
一週滾動一週,
把「蘋果與蛇」變成一種半開放式的社群。

這在定義的是:

  1. 就算是面對不認識的陌生人,
    也可以完全相信他們的智慧。
  2. 有心想要求的正常邏輯規範外的知識,
    是可以理性的得到的。
  3. 只要用心,就算是兩個人的聊天,
    是可以改變一些看不慣的事實的。

至於之後,要如何upgrade…

我的看法是,踏出了一步,
下一步自然會在對的時候發生。

很好,週一瞭解一下,蘋果與蛇 姚仁祿
相關工程進度,是否趕得上?

若可,下週就啟動吧!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