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友柏:「蘋果與蛇的實驗:用誠實,談知識,文化,心靈,創意…一次點一盞燭,一次感染一個人。」;姚仁祿:「我以謙卑的心情,想像著,也許燭光燦爛的那一天,我們會看見下一個賈伯斯…..」


蘋果與蛇 姚仁祿每天看見,我們台灣,
為了都更、十二年國教、NCC審議媒體投資,
政府似乎進退失據,只能倉皇應變,
無法篤定思辨,謀定後動,
唉,到底為什麼?

我想,各級政府人才規格不對,
是最關鍵問題。

我出生,在超過一個甲子以前﹍
那個時候,有許多不方便
(例如:我們就沒法子這樣透過網路聊天),
但是,整個地球,
大概只有二十五億人,沒有現在這麼擠﹍

2025(十三年後),我將要七十五歲,
同一個大小的地球,
預測將承載著大約八十億的人口,
這些人口,會有一半,在亞洲,
會有14.5億在中國大陸,
其中有大約57%(八億人)是中國的城市人口。

台灣也是人口往都市集中的地方,
密度也高(連結三,連結四),
最大的挑戰,表面上看,
是「能源、衛生與與基礎建設」
是否跟上人口發展,不斷進步…。

但是我認為,看得深入一點,
是政府與民間,是否具備
「以知識、文化與心靈力量,綜合解決問題的能力」?

為什麼我這麼說?
以台灣人才任用的假公平為例:

為了所謂的公平,台灣的各級考試,
著重狹隘的「選擇填空的資料型考試」,
不重寬闊的「問答引申的整合型考試」,
因此,各級學校教育,
都以應付考試為目的,
當然,除非學生天賦異稟,
否則結果就是,
找得到許多具有學位的人,
但是,找不到
「以知識、文化與心靈力量,
綜合解決問題的能力」的人才。

所以,我們的企業或政府決策,
只能以淺白的資訊面對問題,提出對策;
無法深入的「以知識、文化與心靈力量」,
提出綜合性的解決問題對策,
當然,更無法以勇氣徹底執行。

小小台灣,人才培育,都如此複雜,
面對人口集中,中國大陸,當然更難。

蘋果與蛇 蔣友柏

我以次文化的角度看這個問題,
定義出:憤怒鳥與海賊王現象:
憤怒鳥,
是一款不太複雜的App Store遊戲。
因為簡單,可愛,易懂,所以感染力強。

這是一個經典的西方價值呈現:
速成的英雄+膚淺的可愛。
所以,西方可以創造出Steve Jobs
與很多大學沒畢業的英雄,
可以因為這一些英雄的事蹟,
輕易的改變既定的遊戲規則。
因為,速成英雄多數行為簡單
(不受現有規章局限),
他們的成功易懂(執著,運氣,加上苦功),
所以其感染力
可以讓社會規則的撰寫者願意往另一邊看。

海賊王,是一篇不太複雜的日本漫畫。
因為簡單,驚奇,想像,所以風靡世界。
這是一種新東方價值的表現:
天生英雄+後天的傳奇。
所以,新一代開始對有錢卻不願苦的商二代,
和有權卻不願善用的商二代,
投以鄙視的眼光。
但與西方的差別是,東方的新普世價值,
還沒有足夠的力氣,
穿破決策群,逼出新氣象。

所以,光是油電雙漲,
就讓政府,名嘴,媒體,每天聊不完。
高科技的電力補助,高科技的稅金優惠,
高科技的天價聯貸,
都是不懂憤怒鳥的”學者們”決定的。
但這產生的by product卻是由喜歡海賊王的次世代來背負﹍
所以,新人越多,舊人越沒立場;
越沒立場,就越不知如何謀定﹍

蘋果與蛇 姚仁祿你是說,真正的改革,
絕對需要透過「重新定義」,
設計遊戲規則?
將傳統的遊戲,
重新設計為「憤怒鳥」與「海賊王」?
確立了新規則,
才能「篤定思辨,謀定後動」?

我贊成這個思路,但是,
怎麼在現有模型下完成呢?

蘋果與蛇 蔣友柏

這樣說好了,
如果電腦壞了,最好的方式,
是換一台新的。因為,
「舊的推算方式
是因為舊硬體的限制」所形成的。

而隨著科技進步,需求改變,
新的硬體就應時的被設計出來,
讓新的邏輯,可以方便的執行。
因此,最簡單的方法,
是把舊的模型丟掉。但這不太可能。
因而,最困難的方法,
是把舊的模型重組,但沒這個時間。

似乎,能設計的,只有「燈塔」效應。
讓趨光性的本能,
把所有「看不見」路的「選擇填空資料」
往較正確的方向行。

蘋果與蛇 姚仁祿
你經常提到「燈塔效應」,
這個觀點,
就是科學哲學的
「典範轉移/Paradigm shift」理論的前奏曲。

台灣,要再繼續進步,
改革,是不足成事的,
需要典範轉移,
而典範轉移,需要燈塔效應。

燈塔,像清晨曙光,
是典範轉移的初步模型,
有了燈塔,大家才能跟。

也許,我們的蘋果與蛇,
就是嘗試,一點一滴,點燃微弱的亮光;
期待,能夠成為燈塔。

蘋果與蛇 蔣友柏

蘋果與蛇好玩的地方是:
蘋果,用邏輯與科學,
不斷的告訴大家被封鎖的「新世界」在哪;
而蛇,直覺的相信,
新世界的地圖就在心中。

所以,蛇碰到不認同的舊價值,
或是遇到舊物件擋路時,
就會「打飛他」(海賊王)或
「打爆他」(憤怒鳥)。
當同時,有蛇的篤定先動,
與蘋果謀定思辦並存時。
燈塔就一面長高,一面生根。
累積到一定的量後,
蘋果與蛇創造的,會是核爆。
或是,藉由自己的倒下,
為市場指出正確的方向,
讓後人,踏在我們的身上,
避開舊價值的糾纏。

蘋果與蛇 姚仁祿自己倒下,為別人,
指出市場方向,
這是很悲壯的思路!
不過,所有大改變(典範轉移)
都需要這樣的思路,才有可能。

賈伯斯,曾經在1985年倒下
(被逐出他於1971年一手創辦的蘋果公司),
蘋果從此一蹶不振;
十年後,蘋果公司,才被迫相信,
原來大家看不懂(或不同意)的賈伯斯行事風格,
具有如此龐大的典範價值。

因此,賈伯斯在1996年,
被蘋果請回去時,公司的典範復興了,
蘋果公司,不只又活過來,而且一飛沖天﹍

賈伯斯靠什麼?靠科技嗎?
絕對不是!
他靠的,是
「以知識、文化與心靈力量,
綜合解決問題的能力」﹍

因為他的鍥而不捨,
蘋果公司,不斷追求「知識」的力量﹍
因為他的追求完美,
蘋果公司,不斷提昇「文化」的力量﹍
因為他的禪學體會,
蘋果公司,不斷凝聚「心靈」的力量﹍

而,賈伯斯,最大的能力,
就是整合「知識」、「文化」與「心靈」,
使之成為解決問題的綜合能量,
這正是台灣人才欠缺的能力與能量,
也是「蘋果與蛇」想要提倡的核心價值!

蘋果與蛇 蔣友柏


我悲觀的認為,
台灣所缺乏的知識,
在短期內,不會被補足。
有太多的老樹枝不願悲壯的成全新芽﹍

我悲觀的知道,
台灣所擁有的文化,
在短期內,會被經濟犧牲。
有太多的商人不願制止自私的強求﹍

我悲觀的相信,
台灣所凝聚的心靈共識,
在短期內,會被政治消耗殆盡。
有太多的政客,把選票與意識形態強制掛勾﹍

但,我樂觀的預見,
在一切混亂的黑暗中,微光會更為奪目。
這,就是蘋果與蛇的實驗:
用誠實,談知識,文化,心靈,創意﹍
一次點一盞燭,一次感染一個人,
慢慢的譜出黑暗中的燈塔。
只要還活得下去,這實驗就可以繼續;
只要實驗繼續,就能接觸到下一個賈伯斯。

網路,讓連結變大了,
卻也把世界變小了。

蘋果與蛇 姚仁祿
在知識、文化與心靈的力量,
都被戕害的年代,
專心點燃微光的蠟燭,
將會使世界更明亮!

你這段話,
讓我的意志,更加堅定,
讓我對2025,有著更興奮的期待﹍

蘋果與蛇,一個星期,
點燃一盞蠟燭,
有人在網路上分享,
就是將燭光再度點燃,
慢慢,慢慢,一盞,一盞﹍

我以謙卑的心情,想像著,
也許燭光燦爛的那一天,
我們會看見下一個賈伯斯﹍

蘋果與蛇 蔣友柏


希望,在你75我50的時候,
可以有自己的時間,
隨意的坐下,喝杯咖啡,
欣賞下一個賈伯斯的光彩。

就這樣,興奮的期待,樂觀的想像,
台灣在10年後,
會讓世界主動的擁抱。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