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與蛇對談

創意人姚仁祿與蔣友柏
分別以「蘋果」與「蛇」的角度
重新定義固有思路。

 

什麼話題,您有興趣?

人生   |    教育   |   設計   |   時事

關於蘋果與蛇

象微一切從原始的伊甸園而思考, 將問題回到本質與原點,探究未來的想像。
成立於2011年4月1日

蘋果:姚仁祿

蘋果:姚仁祿

大小創意齋、大小媒體創辦人/酋長

文字很奇妙,隨著「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之後,我們在「亂石穿空,驚濤拍岸,捲起千堆雪」的歷史海岸,撿起他們的文字,當作送給自己的禮物。

你問,蘋果與蛇對話誰看?論語,也是對話,後人看的。所以,我們儘管自言自語,有人會在文字浩瀚的海灘,撿到的。

蛇:蔣友柏

蛇:蔣友柏

橙­果設計創辦人

天生有傲氣的缺陷,後天有霸氣的缺點,所以我,不適合教人,甚至在多數的時候,不適合與人相處。

我想,期望改變傳遞自己思想的方式,是我寫蘋果與蛇的初衷。不在乎,有沒有人看,只在乎,自己是否能平心而論。好好的,用自己的味道,解釋出,一些可以當成禮物的觀點。也因此,更常聽到,心中的聲音。對我,「蘋果與蛇」is a gift that will last。

談「人生」

我75歲的世界

蔣友柏:
「蘋果與蛇的實驗:
用誠實,談知識,文化,心靈,創意…
一次點一盞燭,一次感染一個人。」

姚仁祿:
「我以謙卑的心情,想像著,
也許燭光燦爛的那一天,
我們會看見下一個賈伯斯…..」

閱讀全文

突如其來

蔣友柏:
「人生是無法計畫,
只能適當調整,適應新環境。」

姚仁祿:
「無常與正常已經不是目前思考的重點。
人生轉折處,如何面對突如其來的考驗?」

閱讀全文

變老

未來,不靠預測;
未來,靠創造;
創造,不靠場面;
創造,靠積累;
積累靠的,是我們存在時,
每一分鐘的努力與每一次的綻放⋯

閱讀全文

生死別

生命,用一輩子計算,總是有限;
生命,用生生世世計算,卻是無限;
因此,長度不要緊,
把握生命不斷焠鍊,才是關鍵。
至於生死?就留給莎翁名句:
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a question….

閱讀全文

十字路口

蔣友柏:
「情願與狼共舞,也不要與虎謀皮」

姚仁祿:
「自討苦吃型的創業,註定吃苦,
但苦中作樂,成功失敗,都令人佩服」

蘋果與蛇探討人生與創業的十字路口

閱讀全文

談「教育」

未來的價值

新人,以誠信、負責、
創新、求知、溝通、決定的「六力」培訓;

老人,以品格、品行、品德的「三品」來考驗;
不管是22K或是220K,
在別人眼中,才能成為人才。

閱讀全文

教育微革命

真正的教育微革命
應該來自每個家長的內心
如果只關心智育
只談孩子畢業薪水多少?
絕對是偏頗的教育方向

閱讀全文

選擇

如果我們不改變現有制度
持續凡事都要競爭才對
生意越做越大才對
學校成績越好才有未來⋯

我們人類
終究只是被十九、二十世紀思想改造的「人類」
跟「基改大豆」沒兩樣

閱讀全文

自決的看不見

姚仁祿:
「心不滿足,腦不會動
這樣的人多了
分據產、官、民、學
所以,簡單的在麵包裡加人工香料
卻又能複雜的讓股票漲
這樣的壞,才有可能,
在我們社會發生。」

蔣友柏:
「自決的看不到?
使得,自以為知道自己聰明的人
有興風作浪的空間。」

閱讀全文

自己是問題

好奇是一種「感覺」
可以讓人喜歡思考
敢思考、敢面對不安

好奇,是神聖的
可以,減緩老化⋯⋯

先要「有勇氣」
保持童年的「好奇心」
就能隨著年齡,增強「觀察力」

閱讀全文

談「設計」

設計的藝術

蔣友柏對於設計的體驗:
「不論如何刻意,
當碰到值得在意的人、事、物時,
明知應順勢設計,卻不免設勢設計。
時間未到時,不論準備再多,
都用不到。

似乎,等,
是成就設計最好的基礎;
好像,任,
是完成設計最快的方法。」

閱讀全文

可碰觸的想像

可被接受的設計,
條件有二:
1)最好能眼、耳、鼻、舌、身都碰觸
2)有故事。

碰觸,所以存在;
故事,所以相信。

閱讀全文

設計體驗 體驗設計

「體驗設計」是當紅的名詞
蘋果與蛇告訴您:讓客戶相信
有桃花源,就是「設計體驗」
帶客戶進入,遊桃花源
就是「體驗設計」

閱讀全文

平面設計

台灣的美育,一直不受重視
這樣不足的審美能力
在產業升級,希望自創品牌時
就捉襟見肘了…

近年,雖然政府及各界
設計、創意掛在嘴上不斷說
也希望學校積極重視培育
但是,別忘了國民的審美能力培養
少說,要有二十、三十年的光陰
才看得見成果。

閱讀全文

分眾市場

分眾市場是否存在?
姚仁祿:
「拜先進設備(像fMRI)之賜,
腦神經科學,發達許多,
行銷,
不該再以大眾、分眾這種老牙的模型來看。
我認為行銷的重點,
是決定產品(或服務)
能賣給大腦的那個部分,
並產生什麼體驗。」

閱讀全文

談「時事」

菲誠 . 物擾

蔣友柏:
「讓更多的誠,滲透不誠的世界。」

姚仁祿:
「解決問題,多用真心,少用政治。」

閱讀全文

文化流氓

「媒體識讀」還是「媒體是毒」?
姚仁祿:
「媒體傳播知識,要「仁」,
批判時局,要「義」,
如果媒體傳播知識,
盡是垃圾,就是「不仁」,
批判時局,
盡是私心,就是「不義」。」

蔣友柏:
「只要不懶,
網路,就是自己的媒體。
掌控自己的資訊來源,
就不會擔心亂吃毒,
或只能吃毒了。」

閱讀全文

牛奶怪談

食安攙偽,有法可管;
媒安攙偽,因為政府怕媒體,
消費者信媒體,
就讓媒體,為所欲為了。

突破這個媒體造假的「偽」,
只有「真」⋯
如何「以真破偽」,
是我們打抱不平的考題。

閱讀全文

說謊

姚仁祿:
「說實話,有耐心、有毅力,
利用網路與社群的力量,
不斷傳播誠實的知識、
傳播改善現況的方法…。」

蔣友柏:
「讓房地產的謊言,受到一些威脅。
讓利用生命的假象,感到一些震撼。」

蘋果與蛇與您分享:
當謊言成為常態,
誠實是否能爆發力量?

閱讀全文

週年慶文化

蔣友柏:
「週年慶是業者為了要存活,變相的減價,
自動的減低自己的價值:
消費者因此被養壞了,
對於不減價就不消費這一個邏輯,
產生了崇拜的心態。」

姚仁祿:
「由於網購的興起,
百貨(二十世紀的經營模型)將會慢慢式微,
經常打折,像是在醫院輸血,
不算好事,也不健康。」

閱讀全文

影音對談

TOPYS X 蘋果與蛇

小品牌,若想擴展到全世界的時候,必須要思考,產業經營,在不同的環境,就會有不同的結構方式,因此,並非一個好或壞。

姚仁祿與蔣友柏對談「愛與恨」

蔣友柏表示,男人的恨是「不服輸」,女人的恨是「放不掉」。愛與恨的人生課題,邀您一起分享。

全眾+混種是未來強勢產品主流

對於企業在經營品牌與創造新產品的看法,蘋果與蛇認為,好的產品必須把多種元素做「混種」,並且要大膽的往前邁進,攻向全眾市場,才能讓創意不分國界的,流行至全世界。

話題探討

大學沒畢業會不會很可惜?

我告訴小孩, 要學會,碰到事,自己解決。 要認知,到最後,只有自己。 我告訴自己, 要認知,到最後,只剩自己。 要學會,碰到事,不要天真。 今天,我兒子問我, 大學沒畢業會不會很可惜? 我回答,沒畢業,是很可惜, 因為,我未能證明,有恆心把該做的事情做完。 但沒畢業,讓我,不會靠著「教戰手冊」做事, 所以,有了一些價值。 外交,靠著教戰手冊; 主權,披著和平原則; 應對,想著順應民意⋯ 這樣,還是靠自己實在些。 ~蔣友柏...

天真,原本可以讓生活簡單,為什麼反而複雜?

我喜歡寫「天真」二字, 「天」字對我,有與生俱來的意思,我很珍惜。 至於「真」,那就更難﹍ 難在,為了方便與人相處, 我們總是自我包裝....   連自己都騙的「失真」, 很悲哀,卻是普遍的現象; 許多人,還沒開始騙人, 就學會騙自己, 因為騙人難,騙己容易。 所以,我的邏輯是, 要保有「天真」,先保有「真」; 要保有「真」, 先不要養成「騙」自己的壞習慣。 天真,原本可以讓生活簡單, 為什麼反而複雜? 就像,果園裡,沒有農藥的蔬果, 採了,簡單清洗,就可以吃了; 現代生活,為了許多複雜的目的 (包括看起來賣相好),...

如何面對「死亡」?

談生死,我喜歡兩句: 一是、莎翁名句, 「To be or not to be,that is a question….」; 二是、中文諺語, 「生死由命,富貴在天」。 小學時候,祖父母輩往生, 總讓我對死亡,產生不小的疑慮與懼怕, 常因害怕,蓋著被子, 悶得渾身是汗,也不敢將手腳伸出來; 到了高中、大學, 反過來以不屑死亡,來逃避對死亡的懼怕; 出了社會,又害怕了起來, 常常思考死亡來臨時的種種情境, 知道躲不了,卻也不知如何面對。 四十後學佛,也有二十餘年光景了; 近年,逐漸不是害怕死亡,...

不再攻地、建城,
卻能賴以耕地的養分是?

四十多年前(1973),我曾花了二十幾年, 建立了一個以制度經營的 四十來人小公司(第一種領導), 我離開,十五年後, 公司還在,經營也可以。 我猜想,這是制度變成文化的好處。 後來的八年,我在大愛電視服務, 那是一個大型部落之下的中型部落(一百多人吧), 經營的方式,是攻地建城, 地的養分,是全球華人心裡期待的「真」, 城牆的磚塊,是「善」。 七年前,我建立了「大小」這個小部落, 三十人不到,不再攻地,不再建城, 賴以耕地的養分,是「美」。 人生要美,需要真, 也需要善,更需要勤。 只有平凡的真與善, 才有獨特的美。...

景氣好壞,可以透過政府公布的數字來定義嗎?

台灣的問題,在產業結構的重組,而不是景氣。 如果,只顧景氣,不顧產業結構更新, 台灣就是停止在三十年前的產業規劃,沒有進步.... 然而,產業轉型,與其說是政府的責任, 不如說是企業家的機會, 因為,台灣的政府結構設計, 讓多數「能者」無法進入其中。 至於選舉,我還是認為, 人們最好不要要求政府承擔太多; 因為政府責任太多,組織就會變大,政府做為就要變多; 這樣,稅收就會變多, 監督稅收使用的人也要變多, 無形中,變成大政府。 邏輯上,我還是喜歡小政府的設計。 因為,一個答應你「出錢少,享受多」的旅行團, 出團以後,你就需要吃苦。...

那時,我是否也在敢與不敢中掙扎?

突然,傷感起來⋯ 我們,都很努力的經營人生, 向山上爬,越過一個又一個的山峰, 雖然辛苦,卻也有成就感; 我想,我們共同的失望, 應該是,每次到了山峰, 回頭望,跟上來的人,不多, 為什麼? 許多年的經驗,讓我理解, 跟不上來的,有兩種特質: 一是,不用心; 二是,不勤勞。 用心,就要動腦, 坦白說,相當費神的,很累人, 因此,懶散的人,做不到; 勤勞,就要動手, 坦白說,非常簡單的,不費力, 但是,懶散的人,也做不到。 所以,歸根究柢, 落後的人,多數,緣自「懶散」; 懶得,為自己,建立一個舞台, 甚至,懶得夢想一個舞台,...

蘋果與蛇

象微一切從原始的伊甸園而思考, 將問題回到本質與原點,探究未來的想像
成立於2011年4月1日

加入我們